• >> 两年家事 - [岁月时偷]

    2010-09-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llshan-logs/74700299.html

     

    093月已经很远了。

    就在那个尚还春寒料峭的日子,我和妈妈弟弟的关系突然很遥远,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宇宙都量不了的距离。我平生第一次打了妈妈耳光,却也成为到现在我对妈妈最后悔的一件事情。那个时候,我对一脸冷静执迷于他们梦想的妈妈和弟弟出离愤怒,可是我的愤怒无法让他们理解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反而将我们的距离无限扯远。

    那段时间我抽了很多烟,离家回深之前,我落泪了,我不放心妈妈和弟弟,怕爸爸一个人在家管不了他们,但爸爸说:“你回去工作吧,家里没啥我解决不了的事。。。”

    此后好久,我每周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是爸爸接的,妈妈在一旁时不时向我说着狠话。我每一次都期待着,期待妈妈和我好好说话,更期待她和弟弟醒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弟弟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回了家,但很快又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忘记是什么时候,妈妈开始接我的电话,慢慢的,态度好了很多,直到俨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不再提那些事情,但却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想明白。

    2010年春节的时候我回了家,妈妈看上去已经放下了执迷的梦想,在家安稳工作,生活,我放心了一些。和以前相比,妈妈会消费了,之前买了太阳能,年前又买了电冰箱。我把家里的旧电视拿去以旧换新,添了点钱换了个好一点的。妈妈还给自己买了保险,只是她说谁都靠不住的时候,我心酸了很久。

    弟弟很少有消息,给我电话的时候却又因为彼此立场不同,争执不下,不欢而散。弟弟有一次把爸爸叫到了泰安,说是有建筑工程,但我心里满布疑云。不久之后爸爸证实,弟弟依然坚持着梦想。

    弟弟后来又回过家,临走之前向妈妈要钱,妈妈给了300,说是最后一次。那大概是20103月份,直到现在,弟弟都没回过。

    现在他偶尔会给我电话,我还是有些急于让他明白,但最终都是徒劳。我渐渐想把那些事情放在一边,和他好好聊聊,因为我无时无刻不想知道他真真切切的生活,不论如何,他都是我弟,这是割不断的血缘。

    今夜大雨,他QQ在线,我和他多聊了两句,而之前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话不投机。话语之间,他对我有点嗤之以鼻,后来他说现在习惯了对我不屑一顾,我寒心,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想找个最大的教堂,好容纳我从高中到现在再加上此刻更多的忏悔。他说:“你从小到大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你的白眼和你的自我感觉良好。不可否认我一些地方欣赏你打心里佩服你,但…那过去了。”我脑海满布那些高中之前给弟弟白眼和打他的场景,弟弟惊恐和委屈的眼神让现在的我想抓着自己的衣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呆坐良久,那些场景那些眼神那些忏悔中,我几乎窒息。

    很多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或是怎样没有带好弟弟,那一刻弟弟说出那句话时,我痛彻心扉,我不知道那些白眼和耳光对弟弟的心理造成了怎样程度的伤害。虽然从高中开始一直待弟弟很好,但现在忽然觉得,比起那些伤害,这些弥补差的太远。。。

    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追回逝去的时光,或许此刻我会好受一些。

    问及他的生活的时候,他还是沉默,也许我知道,只是我还是想从他那里得到鲜活的事实。。。

    希望他可以过的很好。

    对不起,弟弟。

    虔诚的忏悔,并用真诚的心态去珍惜身边每一个人。。。

    希望有一天看着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都过着美好的生活,平淡的面对过去,满怀期待向着未来。。。

     

    分享到: